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拳之霸者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大梦千秋(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随着这位已经步入中年的大乾王朝皇帝陛下突然抬出来这么一位仙师,群臣们都是一阵哗然。
前所未见,只因这条龙太活灵活现了,不仅神态上与他们历朝历代与龙有关图腾相关,就连形体上也是一模一样,就是体型太小了。
“陛下!可不能被这妖道给骗了,此人来历不明,突然出现必定是有所图谋,而且这龙估计多半也是什么真的,而是某种酷似神龙的小蛇,只因长相与龙相似,故而才能拿出来招摇撞骗。”
路云大喝一声还是站了出来。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好不容易出现这种机会他不想放弃,这是他做梦都想要获得军权从而完成阶级跃迁的机会。
别看平日里他威风凛凛,但这也就在京城,离开京城他什么也不是。
就算是京城,如果他发现掌握军权大臣的黑料,想要拿捏对方都做不到,因为陛下会毫不犹豫的倾向那位实权大臣,而他不过是或有或无的棋子罢了。
“哦,路爱卿说道长是骗子,那你可敢试试道长当真是骗子否?”
大乾皇帝陛下很是澹然,似乎很有底气。
然而这时路云已经没有退路,站出来开口后他就有些后悔了,这分明就是陛下设的局。
能够把这样一个离谱之人抬出来,如果没点本事,说什么路云也不信。
只是眼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路云只得咬牙大喝道,“陛下,微臣斗胆与这位道长较量一二!”
“好!不知葛玄道长意下如何?”沉骏看向下面那神态澹然的道长笑道。
“自是可以!”葛玄澹笑点头,眉宇间神色自若,仙风道骨十足。
“如此,就择日不如撞日,就在这殿外,朕邀群臣共同观摩!”
话音刚落,皇帝就带着一众群臣呼呼啦啦的就来到了殿外,此时众人都不住的交流。
没想到今日的朝会竟然会演变至此。更是没想到路云竟然还真就要和一个玄门中人打起来。
不过话虽如此,大家对路云的期望还是要高于那葛玄道长的。
虽然葛玄背上趴着一条类龙生物,但谁也不敢保证这货是不是骗子,毕竟世界大了什么妖魔鬼怪都是有的。
“道长还是您先请吧,本官武力强大,不想以力压人!”路云一脸自傲,这是强大武力给予的自信。
三品武夫虽做不到一品武夫那般拥有惊天彻地的伟力,但放在军中那也是百人敌乃至千人敌。
然而葛玄只是轻甩拂尘澹笑道,“非也,如果路大人不先出手只怕待会就没有机会了。”
“好!”
闻言路云脾气也是上来了,武夫本就容易冲动,更何况还是这等于言语。
话音刚落,路云一个健步就已经朝葛玄冲了过去,也不见他拿什么兵器,只是赤手空拳,打算以雷霆手段一拳撂倒这位神神鬼鬼的道长。
却见葛玄也不见多少动作,只是轻甩拂尘,拂尘朝着路云就是一抽,拂尘与路云相隔还有数米之远。
然下一刻路云只觉一股恐怖飓风扑面,下一刻整个人就不受控制般倒飞出去。
强健的体魄整个砸入远处宫墙之上,直接被砸穿两道墙,这才软趴趴栽倒在地。
众人都是不可置信看着眼前这一幕,路云的实力群臣大多是知道一些的。
知道这位隐世组织首领还是有些实力的,甚至比不少军中将领实力还要高出一截,毕竟不是每一位将军其武道修为都能在三品。
只是没想到面对葛玄这位神秘道人,还没真正交手就已经败了。
众人有些陷入呆滞,尤其是那几位武官此时更是面色难看。路云败了这其中的意味可不简单。
可能意味着以后武人的地位将会愈发不稳。
以小窥大,大家都有些坐不住,可他们又实在找不出这位葛玄道长的破绽。
“哈哈!路爱卿还是大意了,此战不知柳师傅如何看?”
说着沉骏看向身侧时刻充当皇帝亲卫的宫廷武者柳剑,这位号称当世,大乾武道第一人。
柳剑脸上起初也是有些错愕,不过反应过来后则是微微思忖着,好像遇到了什么天大难题。
半响他才缓缓道,“陛下,葛玄道长实力通天,已是我所无法窥探地步。”
“哈哈!没想到竟然连柳师傅都如此认可葛玄道长的实力,看样子葛玄道长的确有真本事,来人,给朕拟旨!敕封,葛玄即日起为我大乾国师,此外在皇宫之内再兴建一座道观!我要将其建成天下第一观。”
“同时敕封国师为大乾玄武荡魔真君!为朕为大乾百姓,扫荡天下妖魔!”
接连数封圣旨下达,直吓得一众群臣脑袋懵懵的。
不少老臣当反应过来已经有些快摇摇欲坠了,嘴里不断的念叨着,妖道,妖道。
然而事已至此,在此时此刻皇帝挟大势之下他们也无力反驳,不少心怀叵测之人已经决定,待下朝之后再好生酝酿一下计划。
可以想象这场风波会引发后续朝堂上多大的权力波动。
——
而对此事,江横并不关心,他此时已经闭上双眼开始感悟起来。
“你小子觉得这很有意思?”
“师尊您看出弟子实在作甚吗?”江横闭眼笑道。
“你刚刚分出了数万道心神,不是单纯的化身之法,而是切割神魂,虽然没一缕切割的神魂片段与凡人无异,对你本身并不会造成多少影响。
但是我约莫能感受的出,你是想完善心境,补齐踏入内景前神魂这一块的拼图是否?”无为道人笑道。
“还是瞒不过师尊,师尊您说过,内景之所以是内景,那是全方面的强大,强大到主宰绝望的地步。”
江横叹息道,“神魂心境更是如此,如果其他都做到位了,但神魂心境不够,以后踏入内景只怕危害不小吧?”
“不错,如果心境神魂不够圆满,踏入内景后你会陷入疯狂。因为主宰你只是借助此地宇宙成道,但是踏入内景后你是具备自己的内宇宙,内宇宙的一切都需要你去维持,包括计算量。”
无为道人的意思江横很明白。
无非就是内景之下,所有人都是借用这方宇宙开创者留下的计算机在工作,但是踏入内景后,一切就得靠自己运算,一切都一切都需要靠自己。
如果自己的神魂心神还只是主宰层面,那势必无法负担那般恐怖的运算量,疯狂也就是必然的。
“李神将那人情况可能也是差不多,因为神魂心境不够圆满就贸然突破,不过他当年积累的岁月足够漫长,好歹也就才疯了,不至于彻底扭曲畸变。”
无为道人解释道,虽然李神将的疯狂一方面是因为回过这方世界发现物是人非而大受刺激。
但是不要忘了,半神真神这一层面一般的刺激已经很难让他们陷入疯狂了,更何况还是一位内景。
只能说看到物是人非的变化只是一个诱因,真正的原因还是他的神魂和心境早就处于一个满负荷运行,增加了一根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情况马上就不同了。
——
呼呼!
“快跑!快跑!”
江明低声昵喃着,汗水浸透了衣背,胸腔剧烈起伏,如同风箱一般极力的汲取着周围的空气。发了疯一般狂奔着不时回头看一眼。
这一眼就是亡魂大冒。
幽暗的林荫小道上,惨白的月光照射在坑洼的地面映射的如遍地白骨一般透着森寒而诡谲。
呵呵~呵!
如同喉管破裂的怪异笑声在幽深小道后方不时传入江明耳中好似穿透灵魂。
一张面貌可人,却面色惨白如雪,始终维持着一种僵硬而诡异笑容的脸深深的印在江明脑海深处。
那是一个身穿红色嫁衣的女子,有着一头柔顺如黑血一般的秀发在无风自动。
距离江明前后仅有十步之远,诡异的是无论江明如何加快速度狂奔,身后的诡异女子始终和他保持这个距离。
女子没有奔跑,而是呈一种古怪的姿势,双腿悬浮着整个身子就像是嵴椎部位有东西将她吊起来在不断挪移紧追不舍。
这也导致女子的一张美艳面容低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透过披散的黑发死死的盯着,就这样始终维持着诡异笑容盯着江明。
绝望!死寂!恐惧!
所有的情绪这一刻将江明拉入黑暗。
“啊!”
这时他才发现浑身已经被冷汗浸透了,有些惊魂未定的看了看四周。
“呼呼!”
古香古色的木质墙壁,用檀木打造的凋花桌椅,精致的瓷器茶具。挂于墙壁的一副苍劲有力的字画,以及镂空凋花木床。
“又是这个梦?”
江明惊魂未定的脸上有些迷茫和绝望,最终逐渐变为平静。
“咳咳....”
但紧接着只觉得一股难以忍受的咳嗽感袭来。
呼吸也不由的沉重起来,江明连忙从床榻上坐起,大口喘息起来。
江明额头已然出现细密的冷汗,面色苍白,坐在床榻上良久,直到气息逐渐平稳,面色稍稍恢复些许,这才无奈的长叹口气。
“身体又变差了,难道就无法摆脱这个噩梦吗?”
回想着依旧在脑海中残留的可怕记忆,江明苦笑一声。
有些吃力的起床随手披上一件旁边木架上挂着的长衫,然后习惯性的从旁边的檀木桌子上倒了一碗茶水小口小口的喝着。
江明现在很渴,可他不得不这般小心翼翼。
只因这具身体实在太差了,谁能想到睡一觉想来,身体就换了呢?
不仅换了,就连时代都变了。
这里是哪里?江明不太清楚,只知道这是一个名叫大乾的封建国家,但许多细节上又不同于现代历史的任何一个朝代。
江明在前世可是一个身强体壮的运动爱好者,喜欢拳击,武术,健身等等。身体素质绝对是及格线以上的水准。
可穿越重生之后,竟然成了一文弱书生。
这也罢了,如果注意养生也能活个七老八十的。
可自从那次诡异的遭遇之后,这具身体就每况日下,一日比一日虚弱,就好像有某种东西在体内不断蚕食着身体机能。
也因为那件事,江明知道这个世界可能有些不一样。
揉了揉眉心定了定神,这才起身推门向外而去。
发生那件事情后已有一月之久,身体不断虚弱,期间他也尝试过小幅度的运动来尝试扭转局面。
可无济于事,起初还能像正常人走动,可最近几日随便走几步都喘的厉害。往往小半个院子还没走完,整个人就出了一身冷汗。
“少爷!”
房门外站着一位年约十六七岁的青年,青年带着一张浅绿色的瓜皮帽,嘴角有着两撇小胡子,看眼神似乎有些精明。只是这长相稍显寒蝉,且又是一脸的麻子就显得不太好看了。
“少爷可是又做噩梦?”
这年轻下人眉宇间有些担忧和忧虑。
“无妨,老毛病了。”
江明苦笑,眼前青年名叫江光,是从小随江明长大的书童。
“少爷,夫人那边又送来了很多东西!有一些上好的绸缎还有一些药材都是给少爷的!
哦,还有少爷最爱吃的桂花糕!”江光一拍脑袋忽的想起了什么连忙在一旁笑道。
闻言江明眉头却是微微蹙起。
“少爷你怎么了?”
“无事!”
“哦!”江光点点头,旋即又皱起眉头有些发愁起来。
江光瞧瞧的看了看自家少爷,心里暗自苦恼。
“都怪老爷让少爷来这里,现在就连夫人来探望都不准了。”
江光心中很是无奈,他是少爷的书童,几乎是和少爷是一起长大的,虽说是主仆,实际与兄弟无异。
自是对少爷的境况很是担忧。
就因为夫人只是婢女出身,再加上少爷性子冷,不是很得老爷的欢喜,且又是庶子出身。久而久之也就边缘化了。
最终派到这偏远之地管理江家在这儿的基业,也算是提前做好准备。
可如果不是这样少爷也不会落得眼下这等情况。
“对了,少爷今天那杨书生的又来了,说是无论如何都要赎回那幅画!”
似是想起了什么,江光连忙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