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陵虚血途

第四百八十九章 嗜血之后,汪司程战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在唐风吟出现之后,这片空间便出现了很长久的平静,第五人迟迟都没有出现。
第一道关卡中的幻境,无论经历了多少事情,其实都不过是一瞬。
但在第二道关卡中,时间便有着确确实实的流逝。
虽然没有人清楚这一点,但是当他们有先有后地来到这片空间后,他们也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们并不着急,但是心里却满是疑惑,可在疑惑之余还是只好静静地等待着下一个出现的家伙。
然后,一直等待了好一会,却还是没有下一个人出现,于是唐风吟便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你们说,其他那些家伙走不出幻境也就算了。”
“伊然怎么会被困在幻境里?”
蔡铁寒的脸上当然也满是疑惑,于是开口道:
“确实不该如此!”
“不光是伊然,其实汪司程和莫相依两人,也不应该会走不出这样的幻境。”
宋玉龙听着两人的言语,却是有些担心起唐梅的处境。
虽然唐梅的天赋不弱,但是却有修为上的劣势。
即便两道幻境都不以修为为考验,但修为低终究是代????????????????表着经历少。
再加上男子对喜欢的那个女子的关心,从来都是毫无道理可言的。
唐风吟看着有些失神的宋玉龙,立马便明白了他的担忧,然后故作毫不在意地说道:
“你也不用担心唐梅,这样程度的考验,对于他们而言,应该都不是难事。”
蔡铁寒也是点了点头说道:
“他们应该都没问题,就是那些天池城的护卫,也不知道能不能经受住这些考验。”
于是蔡铁寒和唐风吟便将目光转向了李锦儿,希望从她那里得到一个肯定些的答案。
虽然李锦儿的答案也不一定正确,但至少也能算得上一种安慰。
“前辈,你觉得伊然、汪司程、莫相依和唐梅为何还没出来?”
“前辈,你觉得那些护卫,还能有多少人撑下来,若是失败了,那些人会不会死?”
李锦儿抬起头不知看向了何处,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道:
“在我的潜意识里,总觉得有人在看着我们,可能是这片天,也就是伊然所说的上苍。”
“但那种感觉又和之前不一样,就像是那所谓的上苍突然有了情绪的变化。”
说完,李锦儿便低下头平视着唐风吟和蔡铁寒,然后继续说道:
“我觉得这种变化极有可能是伊然引起的,而他之所以没有出现,估计也是因为他需要面对和我们不一样的考验吧。”
“至于有多少人能够活下来,大概是不需要担心的。”
“因为那个不知是什么样的存在,既然有了考验伊然的心思,就不会置我们这些人于死地。”
“若是那位圣人还有着意识,还需要伊然去为他改变什么,那我们这些助力便不可能被随意抛弃。”
听着李锦儿的这些言语,宋玉龙的眼神亮了起来。
因为他觉得,李锦儿的这些推测还真是很有道理。
所以他的紧张的内心突然便放松了下来,然后看着三人说道:
“既然那个圣人的意识在看着我们,那我们要不要好好表现表现。”
“若是之后真有什么机缘之类,也好多得到一些!”
听到这话,唐风吟的脸色立马拉跨起来。
他虽然很快便打败了那道幻象,但不得不说,他的战斗风格绝对让人提不起好感来。
不过唐风吟还真不在意什么机缘。
他的性格本就是如此,而且既然是机缘,那就是有缘者得之。
他这样的家伙,若真要让他和谁谁谁去争,他还真不一定愿意。
除非那什么机缘真对他有着大用,除非和他争夺的那个家伙真不值得待见。
唐风吟和李锦儿也满是不在乎,蔡铁寒直接坐了下去,瓮声说道:
“看来之后的事情和我们的关系也不会太大了,那就稍稍休息一会吧。”
对于宋玉龙的那些提议,他直接便是无视了。
李锦儿也只是深深地看了眼宋玉龙,然后便转过身去直接闭上了眼睛。
然后便有一股寒意释放出来,展现出生人勿近的气势。
看着另外三人的样子,宋玉龙摸了摸脑袋,然后又直接倒了下去。
显然,他之前所说的也就是一句玩笑而已。
他们的强大和天赋,又哪里需要通过什么手段去表现?
不过宋玉龙也当然猜不到,苏长安会真的看着他们,听着他们的一言一语。
所以,就只是从这些言语中,苏长安又了解了不少东西????????????????。
于是他脸上的笑意,就变得愈发浓郁起来。
等到四人终于不再说话开始盘坐修行起来,苏长安便将目光又转向了他们所说的那几人。
……
……
汪司程的嗜血状态可以说是一种病,但同样也可以说成是一种天赋。
嗜血会让汪司程失去理智,变得好战变得追求杀戮,但同时也增强了他的战力。
四年前他在嗜血状态下依旧被伊然打败,然后便加入天池城护卫军。
自那之后,他便在城主余江的指点下,通过一次次的艰难无比战斗来有意地克制这种状态的出现。
而汪司程也做得很好,这四年里无论是多么艰难的战斗,他都挺了过来。
只是他也很清楚,不在那种状态下的自己,永远都不会是最强的自己。
之所以在四年之后他的修为会比宋玉龙他们慢,其实很大的原因便在这里。
从未施展过全力的他,又如何能够在战斗中真正地面对绝境,面对死亡的威胁?
在他心里始终会有这样一个念头,那便是只要自己进入嗜血状态,就一定会度过危机。
所以这四年里,那些战斗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极尽艰难,但对于汪司程来说却只是有恃无恐而已。
余江也不知道汪司程的状态,因为他不可能时时刻刻关注着这么一个晚辈。
所以,四年前他觉得汪司程不差天赋,根本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境界提升变慢,而如今也同样是如此想的。
他只是觉得汪司程根本不需要以失去理智为代价,去追求那般极致的战力,却没想到因为这种心态,已然让汪司程走得比那些同样出彩的年轻人慢了不少!
汪司程自己也明白,能够在嗜血的状态下保持绝对的理性,那才是最强的自己。但不敢进入嗜血状态的他,又哪里知道如何才能在嗜血状态下保持理性!
这很矛盾,也就是这样的矛盾,让他已经在灵阶之前停留了很久。
可是在此刻,他却有些想要不管不顾地爆发出来了!
……
汪司程只是看着眼前渐渐露出身形的幻象,身上的杀机便不可抑制地涌了出来。
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那张脸,他有些愤怒地说道:
“如果你以这个模样出现只是为了激怒我的话,那恭喜你,你成功了。”
“但若是你只想说明,你拥有和我一模一样的能力和战力,那你以这个样子出现则毫无意义。”
看着“自己”出现在面前,还能先声夺人的,其实也就他汪司程一人而已。
可想而知,在看到自己之后,汪司程内心的愤怒。
幻象自然不会回答汪司程这样的问题,而是依旧针对汪司程内心的弱点,开始说出一句句诛心之言。
“你明明拥有这样恐怖的天赋却不敢用,是因为用到它就想起别人看你就像看魔兽的眼神呢,还是想起了自己都无法保护的父母?”
只是第一句话,汪司程的内心就已经有了些许破防。
那些最不堪回首的往事,让他吃了很多的苦,让他从很多人愿意保护的天才,变成了乡亲都厌恶的怪物。
于是汪司程的眼神立马就变得赤红,咆哮着说道:
“你是在找死!”
只是说话间,他依旧死死地压制着身上那股嗜血的冲动。
但就在接下来的第二句话,汪司程便彻底爆发了。
“若是你敢于使用嗜血的能力,你的????????????????那些同袍会不会死不知道,至少你们面对的魔兽和敌人肯定会死在他们前头。”
“你眼睁睁地看他们去死,只是因为不想自己受伤沾染他们的鲜血吗?可他们却依旧还是因为你的不作为而死!”
在听到幻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汪司程便彻底爆发了。
血色的气息从他的身上徐徐散发出来,恐怖的杀意让汪司程的气机都变成了鲜红之色。
他不再说话,开始如魔兽般的嘶吼,内心唯一的想法便是如何撕碎眼前的家伙。
只是在幻象身上,也很快便出现了这样的鲜红气息,而在他没有半点波动的脸上,更满是讥讽的意味。
似乎在说“我也拥有嗜血的状态,甚至我还能保持冷静的思考”!
汪司程当然不会理会这些,在看到对方和自己一样也只是表现出稍稍的失神,然后便咆哮着冲向了对方。
“嗷嗷嗷嗷嗷……”
看着汪司程的状态,幻象冷笑一声便迎了上去,嘴角更是挂着无比的讥讽。
两道身影瞬间碰撞在一起拳头齐齐砸向了对方的胸膛。
然后两道身影同时分开,倒退出去数十丈。
只是一拳之后,幻象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它发现,完全失去理智的汪司程,确确实实要比它强大!
不容它多想,汪司程的拳头便再度锤向了它的脑袋。
拥有理智的幻象,在看到这一拳后,便没有硬撼的意思,它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于能够思考,能够施展汪司程的一切武技。
于是它便侧过身去躲开汪司程的一拳,然后以极为刁钻的角度打向汪司程的下颚。
汪司程不知道嗜血状态下的自己到底有多强,幻象当然也同样如此。
于是就在幻象觉得,这个角度的攻势汪司程根本就不可能躲开的时候,汪司程却是强行扭过身来迎着幻象的拳头顶了上来。
在幻象的拳头捶在汪司程的胸口时,汪司程的拳头却也轰在了幻象的额头,于是两道身影又再度分开数十丈。
幻象的脸上终于多了凝重的神色,因为“最了解”汪司程的它一时间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汪司程会有什么样的攻势,会有什么样的反击。
它同样不知道的是,就在两拳对拼之中,汪司程眼中的赤红竟是有着消退的意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