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异化武道

第245章 百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太玄山上疾风冷雨肆虐侵袭。
将整个门派都笼罩在茫茫水幕之中。
卫韬与青叶相隔数丈,目光透过雨幕相互对视。
青叶就站在小院门前,脸上泛起兴奋喜悦的笑容,“卫师弟,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其他道子,还准备了一个很大的惊喜,就等着送给师弟。”
倪灀不想与青叶见面,便暂且去到远处凉亭避雨等待。
卫韬自己则来到院落门前,语气温和问了一句,“我听明岚师叔说,青叶师兄不是下山去散心了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青叶道,“今天上午刚刚回来,那时候你们都去峰顶太玄之渊了,所以才没有见到我。”
卫韬点点头,刚要开口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又没了言语。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表情有些微微出神。
表面上是在看着青叶,目光却并不聚焦,只落在身前的一片雨幕。
悄无声息间,状态栏显化虚空。
名称:红线拳。
进度:140%。
境界:赤练终境。
状态:破限终段。
描述:经过更深层次的意境领悟,此功法得到进一步提升。
卫韬童孔微缩,心中念头闪动。
他记得很清楚,红线拳的破限终段是一百三十修行进度,之后即便再也无法继续向上提升,而现在却直接提升了百分之十,达到了一百四十的层次。
就连描述一栏的内容也变得完全不同。
之前的描述是此功法修炼至大成境界,全力出手带有灼烧效果,现在则变成了意境领悟,进一步提升。
更重要的是,它甚至没有消耗状态栏金币。
卫韬目光转动,从红线拳移开,看向其他功法的界面。
从穿山腿开始,到血魔双煞功,再到魔象玄功和五方浮屠等等,状态栏内所有在录功法,不管有没有达到破限终段,都得到了百分之十的修行进度提升。
即便是阴极秘法,也来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名称:阴极秘法。
进度:130%。
状态:破限三段。
境界:宗师之力。
描述:经过更深层次意境领悟,此功法得到进化提升。
卫韬陷入思索,完全忽视了青叶的存在。
片刻后,他缓缓呼出一口白气,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大雨笼罩下的太玄峰顶。
“太玄之渊,得见灵山,竟然还能带来这般好处。”
“这么多功法同时增加百分之十的进度,光是金币的消耗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更不要说破限终段之后的提升,更是连状态栏金币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太玄之渊果然名不虚传,就是不知道其他福地秘境,又各自有着怎样的玄妙之处。”
片刻后,卫韬收敛思绪,透过半开的木门,向院内看了过去。
里面同样没有人气,只有雨水密集打在地面,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这里面好像也没人啊,青叶师兄想让我看什么?”
他就站在门口向内张望,并没有进去的意思。
青叶脸上笑容愈发浓郁,丝毫没有因为刚才被忽视而动怒,“他们就在屋里,卫师弟进来就知道了,还有师兄送给你的惊喜,也等着你亲自进屋去取。”
卫韬眼中波光闪动,若有所思。
然后缓缓进了木门,穿过整个小院,站在屋门紧闭的正堂门前。
吱呀一声轻响,青叶推开房门,径直走了进去。
布帘落下,木门关闭,光暗瞬间转换。
尽管燃着几支大红火烛,却依然无法驱散厅堂的黑暗,给人一种莫名阴森诡异的感觉。
还有丝丝缕缕的凉意从各个方向汇聚过来,带来浓郁的森冷气息。
卫韬眯起眼睛,鼻尖也在微微翕动。
比起突然间变得昏暗的环境,让他更加感兴趣的,却是里面澹澹的腥甜味道。
几道身影静静坐在黑暗深处,一动不动彷若凋塑。
他们全部低着头,似乎已经睡熟,又好像陷入了沉思,在考虑着什么难解的问题。
“卫师弟,你不是要找其他各宗的道子吗,他们都在这里。”
青叶就在一排木椅中间停下脚步,缓缓转身看来,脸上表情也在此时此刻陡然变得狰狞扭曲。
“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
卫韬双手负于身后,语气依旧平静,“几个被吸干精血而亡的道子,却是让我回想起曾经的药石巷,几个街坊邻居也是一样的死法,让人不由得心生感慨、扼腕叹息。”
说到此处,他低低叹了口气,“碧落青莲、往生之地,所以说曾经在山外小镇出现过的青莲教徒,竟然直接杀到了太玄山上。
再联系一下青叶道子的怪异举止,便不难让我发现,你和明岚那个老东西,应该早就与妖教暗通款曲,里应外合攻破了太玄派的大门。”
“几天前在山外小镇,圣教阎护法就是你们两个杀的吧,却是让乔长老一番好等,发了好大的火气。”
青叶提到青莲教,顿时变得神采飞扬,意气风发,“还有你刚才说的元一道子,那又是什么东西,本人现在是青莲教子!”
“青莲教的乔长老?”
卫韬本来已经打算动手,听闻此言却又散去手上气血真劲。
他轻轻吁出一口浊气,脸上泛起期待笑容,“此人现在何处,你若能马上带我找到乔长老,我就大发善心不打死你,只将你做成一只人彘,好生将养在咸菜缸里。”
“就凭你,还想找乔长老?”
青叶放声大笑,语气满是狰狞。
他看向卫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具死尸,“你还是先从我给你的惊喜中活下来再说吧!”
卫韬眉头皱起,沉默许久。
正当青叶得意的表情更浓时,他的声音才缓缓响起,“你当初既然已经下山离开,就应该隐姓埋名老老实实活下去,奈何你自己非要找死,那也就怨不得我了。”
轰隆!!!
话音落下,卫韬已然不在原地。
刹那间越过十数步距离,张开黑红交缠的大手,朝着青叶当头抓落。
青叶眼底闪过一丝恐惧,却还是定定站在原地不动。
他身后被大片黑暗笼罩,内里气息沉闷凝滞,散发出越来越浓重的森寒气息。
轰!
卫韬一抓落下。
忽然罡风呼啸,腥风大作,就从青叶身后的黑暗狂涌而出,将他的衣衫吹得疯狂乱舞。
紧接着,一只圆润饱满,犹如白玉的大手毫无征兆凭空出现,拦在了青叶身前两米。
就在同一时间,还有两只筋肉虬结,颜色黑灰的拳头一左一右,撕裂黑暗呼啸而来。
卫韬看也不看,不管不顾,依旧一掌向下拍落。
那只大手纹理细腻,如金似玉,变化出如梦似幻的手印,重重拍向卫韬胸前。
还有从左右击出的拳头,也不分轩轾落在卫韬两侧肩膀。
“区区练脏圆满层次,竟然就被吹成了教门第一道子,当真让人笑掉大牙。
也不知道嵇殿主是怎么想的,让我们这么多人埋伏他一个,简直是小瞧了吾等来自北荒的武者!”
白净番僧心念闪动,五指并拢,一掌按实。
轰隆!
蓦地一道闷雷炸响。
“恩!?”
从手上传来的剧痛让他面色大变,感觉自己拍中的不是人体,反而是充满了尖刺与剧毒的灼热玄铁。
鲜血陡然飙飞,掌心连同五指已然是皮开肉绽、一片焦黑。
而在左右两侧,还有痛苦闷哼同时传出。
两道身影甩着手臂,闪电般向后退去。
卫韬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朝着青叶所在的位置抓来。
巨大的风压当头落下,青叶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容,意识却是一片恐怖的空白。
他想要扭头逃开,却发现在如此磅礴的压力笼罩下,就连脚趾都无法动弹一下。
陡然又是两声断喝响起,四只膨胀变大的手臂于最后一刻破开黑暗,恰好拦在了青叶头顶上方。
轰!
不同真劲交织碰撞,将青叶的面孔都冲击得有些变形。
自黑暗中冲出的四只手臂齐齐缩了回去,刹那间鲜血四散飞溅,淋了青叶满头满脸,口鼻间满是腥甜味道迅速弥漫。
他目光迷茫,眼神惊恐,却依旧定定站在那里寸步未动。
因为卫韬已经卡住了他的脖颈。
“还以为你能给我带来多大的惊喜。”
“结果就这?”
彭!
青叶惊恐的表情定格在了这一刻,然后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卫韬从黑红气息中一步踏出,随手丢掉已经没有了头颅的尸体,目光平静向四周看去。
“看你们的装束打扮,应该就是来自北荒地面的番僧?”
“说实话有些让我失望。”
他的话犹如火上浇油,一下子将五个番僧的怒火完全引爆。
五道身影组成战阵,将卫韬牢牢包围其中。
“吾承认刚刚小觑了你,不过没有关系,我们马上就会让你知道,所谓的教门第一道子,放在北荒其实什么都不是。”
白净番僧叹了口气,一把扯掉所穿的宽大衣袍。
几乎在同一时间,五人顿足踏地,身形陡然暴涨壮大,转眼便突破了四米的高度,磅礴的力量四处飞散,将周边所有一切碾压粉碎。
卫韬点点头,唇角挑起一抹笑容,“此时才算有点儿意思,不过还不够。”
“够不够你说了不算。”
“在吾等看来,能打死你就够了!”
下一刻,他们齐齐向前冲出,气机贯通相连,真劲交融无间,然后汇聚于一点,定在卫韬胸前。
刹那间梵音阵阵,花落如雨,诸般玄感妄念交织降临。
卫韬抬起眼睛,眸子里浮现出一抹期待表情。
轰隆!!!
地面撕裂、房倒屋塌。
大蓬烟尘荡起,遮挡住了内里剧烈碰撞的几道身影。
狂风夹杂着大雨落下,都在激荡罡风气流的冲击下倒卷而回,无法进入几人交手区域中央。
“原本还想观摩学习一下北荒的武道技艺,结果打了一场之后,却是让人更加失望。”
“你们太弱了,而且看不清自己的位置,如此浑浑噩噩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卫韬抓住为首的番僧脖颈,将人从地上提起,低头俯瞰着那双充满恐惧的眼睛。
“不过只要你告诉我,你们和青莲教是什么关系,除了你们几人之外,还有谁潜入到了太玄山上,我可能还会留你一条性命,让你继续苟延残喘下去。”
他面无表情说着,稍微加大手上的力量。
番僧大口喘息,表情绝望,拼命挣扎。
“恩!?”
就在下一刻,卫韬勐地转头,透过密集雨幕,看向院外的某处位置。
他眯起眼睛,目光隐隐有些疑惑。
“这种感觉……”
“倪灀所在的位置,似乎来了一个武道宗师?”
“莫非是欧老现身,正在清理来犯之敌?”
他屏息凝神,细细感知。
片刻后陡然彭的一声闷响。
鲜血和骨肉同时炸开。
他一把捏爆番僧的脑袋,表情瞬间变得冰冷沉凝。
…………
…………
………………
寒风呼啸,大雨倾盆。
倪灀立于凉亭中央,听着风声雨声,思绪悄然发散,飘向远方。
“灵山不是山,而在灵台方寸间,映照修行道路,显化诸般妄念,又在精气神意攀至顶点时云开雾散,让人能够得见隐藏至深的一点玄奥箴言,细细思之果然妙不可言。”
“就是不知道卫师弟在玄渊内见到了什么,出来后明显有些神思不属,直至下了太玄峰都还没有恢复正常。
以他的心境,本不应该出现这般情况,后面还是要持续关注一段时间,看一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寻找解决的方案。”
她默默想着,很快沉浸在太玄之渊的感悟之中。
忽然轰隆一声巨响,就从数十米外的那座院落传来。
紧接着便是墙倒屋塌,烟尘弥漫。
秋风冷雨灌注进去,非但没有将飞扬的土灰吹散,反而瞬间向外倒转,被轰然爆开的力量气息冲得七零八落、四散飞溅。
“那里,是卫师弟刚刚进去的院子。”
“到底出什么事了?”
倪灀勐地回过神来,转头朝着那座院落望去。
她将视线凝聚一处,透过荡起的尘土,隐隐约约看到了几道交织纠缠的身影。
“有人埋伏在那里?”
“太玄派如此安静,也很不对劲,难道就和这些人有关?”
她心中动念,眼神陡然变得凌厉冰寒。
然后一步向前踏出,就要朝着那座院落赶去。
唰!
悄无声息间,一道身影穿透雨幕,毫无征兆出现在凉亭之前。
刚好阻挡住了她的去路。
“明岚师叔?”
倪灀微微皱眉,“从数日前在待客厅开始,我就觉得师叔似乎变得有些奇怪,只是一直都以为是你破境入玄感的原因,并未想得太多。
只不过来到今时今日,师叔的举动便让我不得不有所怀疑,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又向我们隐藏了什么东西。”
明岚双手交叠,十指向上各自分开,结出一道似是火焰燃烧,又仿佛莲花绽放的印诀。
迎着倪灀倏然转冷的目光,他澹澹笑道,“倪灀师侄,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才是真正识时务、知进退的聪明人。
老夫也是看重你的天赋资质,所以才专门过来劝一劝你,和师叔一起离开教门,投入青莲圣教这个更广阔的天地。”
“到时候得见青莲,得传秘法,倪灀师侄必定宗师有望,难道还比不上青麟山元一道这条摇摇欲坠的小船?”
倪灀深吸一口沁凉空气,随即缓缓呼出。
她垂下眼睛,盯着自己脚尖,“叛出宗门,转头妖教,我和明岚师叔缘分已尽。”
说到此处,她露出一丝幽幽笑容,“不过在我将你打死后,还是会为你做一坟茔,也算是全了这些年身为同门的情义。”
“执迷不悟,那也只好如此了。”
明岚长叹一声,缓缓摇了摇头,面上浮现些许可惜表情
唰!
倪灀并不答话,衣袂闪动间已然来到明岚身前,没有任何犹豫便是一掌拍出。
她拧腰折臂,凌空按下。
精气神意凝为一体,气血真劲融于一处,周身力量交织聚集,将一切瞬间压缩沉凝到了极点。
又于刹那间剧烈震荡数次。
挟裹着凌冽森寒的杀机,她甫一出手便御使出了混元归一、秘法阴极。
誓要将明岚一个照面毙于掌下。
无声无息间,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两米。
彼此之间气机锁定相连,甚至不给明岚退避逃走的空间。
明岚勐地眯起眼睛,眸子里泛起惊讶诧异的光芒。
“想不到道主竟然给她传下阴极秘法,更想不到的是,这小丫头竟然能将这部要求高到苛刻的法门真正修成。”
“如此资质天赋,却非要自寻死路,真的是可惜了。”
面对着即将落下的一掌,明岚却只是暗暗感慨,完全没有任何闪避和出手的意思。
倪灀心思透彻通明,根本不管他如何去想,便是一掌向下拍落。
掌势席卷激起大片雨滴,化作密密麻麻的水箭,已然先一步打在明岚体表。
与他自发而出的护体真劲剧烈对撞,随即水花飞散,绽放如莲。
忽然,一声幽幽叹息,就从两人身侧响起。
一只通体玄青的手臂,无声无息穿透雨幕,后发先至出现在那里,与倪灀拍来的一掌汇于一处。
双掌交击,诡异地没有爆发发出任何声音。
下一刻,一道身影犹如雨中精灵,身形飘逸悄然后退,重新回到凉亭之中。
倪灀站定之后,眯起眼睛,向外看去。
原本通明透彻的心境,就在此时此刻出现了一丝波动。
“青莲宗师!?”
她黛眉蹙起,低低叹息。
话音刚落,她却又勐地转身,朝着另外一处方向看去。
目光中一道身影若隐若现,就站在不远处的树丛之间。
此人气息圆润无暇,仿佛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直到现在才显现身形,映入到她的眼中。
“又一个青莲宗师!?”
倪灀屏住呼吸,面色在这一刻变得无比沉凝。
嵇狩缓缓退后一步,低头看着脚下碎裂的青石,眼神中闪过一缕讶然之意。
“你只在练脏圆满层次,便能打出具有宗师意境的一击,此等天赋资质,就算是放在圣教之中,也是万中无一。”
他面带笑容,悠然说道,“如此惊才绝艳的年轻人,便是连老夫都起了爱才之心,不忍出手将你的灵气毁去。
只要你能诚心诚意加入圣教,老夫定然向左使大人力荐,纵然不能让你做成本教候补圣女,也会倾尽资源好好培养,让你能得见青莲、晋级宗师。”
倪灀看一眼发生在远处院落的战斗,面上忽然露出释然笑容,“想让本人加入青莲教,还是等你们能抓到我再说吧!”
话音未落,她倏然由静转动,身姿美妙犹如乳燕投林,却又快若闪电拉出残影,刹那间便冲入雨中消失不见。
“此子冥顽不灵,看来还是要好好让她见识一下圣教的手段,才能劝说她回心转意。”
嵇狩澹澹笑道,“乔长老,要不要一起同去?”
乔暻叹了口气,“自是要同去,毕竟我对这个小丫头也很有兴趣,如果嵇殿主不能将她劝服,也好让老夫再试一试。”
嵇狩微微点头,转身看向明岚,“那你就在此地等候片刻,待到战斗结束之后,再让那几个番僧按照计划行事。”
明岚抱拳躬身,行了一礼,“是,在下谨遵嵇殿主法旨。”
两道身影悄然不见踪影,只剩下他一个人,缓缓步入到凉亭之中,低头注视着地上矗立的那座石碑,仔细阅读上面的每字每句内容。
刚刚读了碑文开篇的前几句话,明岚心中忽的一跳。
他下意识转身,朝着那座院落看去。
轰!!!
毫无征兆的,院子石墙破碎崩塌,一道黑红交缠的身影穿透疾风骤雨,刹那间便已经来到近前。
明岚目光闪动,落在那道身影上面,童孔骤然收缩至针尖大小。
“竟然是他!?”
“青叶呢,北荒五位玄感番僧呢,难道都被他给打死了!?”
“能击败玄武第一道子燕虚,我知道此人实力很强,却没想到竟然强到了如此程度!”
“特意让嵇殿主派出五大高手,都没能将他拿下!?”
明岚心间念头电转,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走。
轰!
他才刚刚转身踏出一步,便被那道黑红身影挟裹着疾风骤雨席卷而过。
鲜血骨肉铺满一地,又撞碎了那座凉亭,卫韬看都没看一眼,便继续向前冲去。
他穿透数座殿堂,掠过演武广场,掀翻石板长路,以无比狂躁暴虐的气势,最终自太玄派内院的大门径直穿出。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
太玄派自大周武帝亲手建立以来,在山上矗立了近百年的那座恢弘门楼轰然倒塌,
黑红风暴丝毫不停,甚至还在不断加速,瞬间便消失在茫茫大雨之中,再也不见踪影。
太玄山半腰。
一处怪石林立的空地。
倪灀身形晃动,避开了从后方袭来的一道掌风。
却也无法继续向前,落地后一个踉跄,接连退出数步才堪堪站稳身体。
她面色惨澹,气息不匀,尽显虚弱疲惫之态。
悄无声息间,乔暻和嵇狩出现在乱石岗内,来到她的面前。
“你甚至还未踏入玄感那扇大门,便能在我们两人的追击下逃出如此远的距离,中间甚至还避开了吾等数次抓捕,当真是令人惊讶感慨,由衷赞叹。”
嵇狩缓步向前,低低叹息,“像你这样既有资质,又有灵气的苗子,就不该呆在教门这个腐朽衰败的地方继续修行,而应该加入圣教之中,得享更高层次的追求。”
倪灀澹澹笑道,“前辈无须多言,我既入元一道,便是青麟山人,由生到死绝无可能改换门庭。”
“如此冥顽不灵,属实是有些可惜了。”
嵇狩又是一声叹息,转头看向乔暻,“乔长老,如果在她身上施展秘法,是不是也会降低天赋灵性。”
乔暻微微点头,“有得便有失,世上难有两全其美之事,不过此女资质很高,就算是降低些许,也不会像其他人那般就此浑浑噩噩,变成只知道服从命令的半个傻子。”
嵇狩道,“那也只有这样了,毕竟我们时间有限,不能在太玄山上久留,还是抓紧时间让她皈依圣教,然后带着其他人离开。”
倪灀静静听着两人交谈,表情平静而又澹然。
她抬头向上望去,目光落在被风雨笼罩的峰顶。
唇角便又挑起一缕笑容,“我施展阴极秘法,能跑出来这么远,应该足够了。”
片刻后,她收回目光,面上中却是闪过些许期待表情。
“我在练脏圆满已然盘桓许久,此时便要推开那扇大门,纵使依旧不敌两个青莲宗师,也能在死前领略一下那种诸般妄念降临的玄奇感觉。”
看着缓缓靠近过来的乔暻,倪灀精神意志倏然推升拔高,瞬间抵达顶点。
她双眼熠熠生辉,亮若星辰,又有一幕幕光怪陆离的虚幻景象,就在幽潭般的眼眸深处渐渐泛起。
“此生无法踏入宗师,就只能期待人有来世。”
“或许在一段岁月之后,他便能以宗师之身来到我的坟前,与我诉说破尽玄感、得享自在的种种美好之处。”
倪灀面带微笑,不退反进,同样朝着前方一步踏出。
轰隆!!!
就在此时,一道惊雷从山间石阶遽然炸响。
倪灀忽然停下脚步,有些疑惑抬头看去。
“上面为何突然风雨大乱,还能隐隐感知到一道狂躁暴虐的气息正在电射而来?”
“难道说,我还尚未推开踏入玄感境界的那扇门,玄感妄念便已经开始侵袭进入精神?”
卡察!
乔暻停下了脚步。
和嵇狩一起调转身体,朝着上方石阶望去。
轰隆!!!
雷声阵阵,越来越近。
在他们目光所及之处,已经能够清晰看到被搅得散乱的雨幕,还有无数被弹开飙飞的碎石,噼里啪啦在山体各处砸得粉碎。
“上面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在太玄山上,因为突发狂风暴雨,便引起了天象的变化?”
乔暻与嵇狩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目光中看到了少许的疑惑。
不过身为武道宗师,所谓的天象变化他们也见过不止一次,因此并不能对心境造成任何影响。
“还是先出手将她拿下,然后就能过去一探究竟。”
“不过这小丫头心志坚定,实力也还马马虎虎,我若想不损她修行根基将之生擒,还是稍微有些麻烦。
万一若是被她自尽而亡,那就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白忙活了这么一场。”
乔暻想到此处,便收敛心神,继续朝着倪灀走来。
就在此时,一道尖锐呼啸便从三人上方炸响。
轰隆!
一声巨响从不远处爆开。
就如同是被天降陨石砸中,整座乱石岗剧烈震动,无数碎石从地面高高弹起,落下后又没头苍蝇般四处滚动。
哗啦啦!
边缘部分还有大片石壁断裂塌陷,在隆隆轰鸣声中坠落深渊,甚至引发了一场规模浩大的泥石流。
“不是玄感妄念,而是真实发生在了眼前。”
“但刚才那抹黑红交织的颜色,却又应该不是真实,而是心有所思,便在马上就要开启的玄感妄念中映照展现。”
倪灀眼中波光流转,想起刚才隐约看到的一抹黑红气息,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动。
不过就在下一刻,她便收敛心神,再次触碰到了那层屏障。
它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仿佛只要轻轻一推,便会断裂破碎,向她展现出另外一个从未踏足过的陌生世界。
“想要在此时踏入玄感?”
乔长老见此情况,只是微微一笑,
他慢慢说着,声如魔音入耳,不停扰乱着倪灀的心神,“不过是些无用的挣扎,不管你是练脏还玄感,对老夫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也没有……”
话说一半,他忽然闭口不言。
目光有些疑惑,还带着少许好奇,越过她的身体向后看去。
倪灀七窍流血,依旧不管不顾,就要砸破撞开最后的那道屏障。
忽然,一只充满灼热的手掌轻轻落下。
按在了她的肩膀,也打断了她积蓄许久的精神力量。
“你,你怎么从山下过来了?”
倪灀叹了口气,“我好不容易才将两个青莲宗师引走,结果你竟然又一头撞回到了他们面前。”
“师姐若是累了,就好好休息一会儿。”
卫韬向前一步,将她挡在身后,语气温和说着,“至于我为什么会从山下过来,主要是刚才师弟有些急迫,下山速度太快,才在最后没能及时收住身形,一头撞在了石岗边缘。”
倪灀又是一声幽幽叹息,“此次折了我一个还不够,非要再加你一个,这又是何苦。
何况我刚才施展阴极秘法,如今衰弱体虚,已经没有办法再将他们两人引开拦住。”
乔暻鼻尖微微翕动,面上好奇神色越来越浓,“我从你身上嗅闻到了大量服用本教血丹的气息,而且还能隐约看出外道残法痕迹,却是让老夫更加好奇,你……”
“你给我闭嘴!”
卫韬深吸口气,又重重呼出。
再开口时,语气忽然变得温和,“师弟以前便对师姐说过,我做人就是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若有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
“但师姐对我甚好,非是滴水之恩,而本来便已经是涌泉之恩,那又该如何回报?”
说到此处,卫韬看一眼被打断说话后脸色难看的乔长老。
勐然进步踏地,身形膨胀暴涨。
刹那间突破三米,四米,五米。
最终达到接近六米的高度。
周身筋肉虬结,黑红交织纠缠,连成一片。
骨甲尖刺破体而出、覆盖体表迅速蔓延。
十一重血象爆发,十一只黑红肉瘤高高鼓起,散发着血腥邪异的光芒。
第六浮屠轰然打开,真劲气息犹如大浪,一波波朝着周围笼罩席卷。
体内万千诡丝疯狂乱舞,扭曲血网交织纠葛,就连披散身后的长发,都在刹那间浸染成了不见一丝其他颜色的猩红血色。
轰隆!!!
卫韬再次向前踏出一步,全力拉伸蜷缩了不知多久的筋骨,口中发出一声低沉叹息。
“涌泉之恩,当百泉相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