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望书阁 -> 网游动漫 -> 奥术光辉,闪耀永恒

第七百五十六章 武诡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云雾世界中的诡异生态与天诡州地面上完全不同。
如果说在地面上,还有着人类,或其他种族的驭诡者和噬诡者的存在作为制衡的话,那么云雾世界中,完全就是属于诡异的乐园。
生存于下层云雾世界的诡异普遍实力较弱,因为强大者,皆是向着更上层而去。
正如兰多在进入天诡州之前看到的,云雾世界越往上层,雾气也就越浓重,而这些雾气对于诡异来说,就相当于修仙者的天地灵气。
云雾世界,在诡异眼中,就是一个巨大的洞天福地,而且是越往上层环境越好,资源越多的那种。
有利益的地方,就少不了争斗,就算是对于疯狂混乱的诡异也不例外。
所以,经过无数年的演变,就造就出了越往上层云雾世界,诡异实力越强的格局。
实力不足者强行进入上层,最终也逃脱不了被吞噬的命运。
期间,兰多也抓捕了一些诡异进行研究,主要是为了确认云雾世界中的诡异与天诡州地面上的诡异内在有什么区别。
倒也有所收获。
当兰多进入第五层云雾世界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这里与下层的不同。
下层的诡异,不管是何种形态,都是以混乱和疯狂为主,两者见面必然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而这一层,兰多竟然察觉到一丝秩序的味道,虽然不是很多,但确实存在。
拿出小铁剑,这次的指引终于不再是更上层的云雾世界,而是这一层的某个方向。
这让兰多心情振奋,同时更加小心的顺着指引而去。
一路上,可以明显感觉到,诡异们都有着各自的固定地盘,不像下层诡异,几乎随时都处于随机的游荡状态。
等兰多顺着小铁剑的指引,找到独孤太上长老时,脸上露古怪之色。
并没有想象当中的被囚禁之类的,独孤太上长老此时已经完全化为没有理智的诡异,看上去就像是一条剑型的影子一般,像是其他诡异一样,在自己的地盘中游荡。
如果不是灵魂根源气息一致,他都无法将眼前的剑型诡异与孤独太上长老联系在一起。
兰多没有直接上前进行接触,而是以此为中心,开始向更大范围进行探索。
大约半天后,他重新返回,探索的结果是……并没有埋伏与陷阱。
虽然有些疑惑,但兰多也不过多纠结,他看向眼前的诡异,直接现身而出。
剑型诡异瞬间就发现了兰多,没有丝毫迟疑的立刻发动进攻。
攻击凌厉迅捷,进退颇有章法,剑型诡异划过时,还会留下一道漆黑的深痕,一旦碰触,这些痕迹就会如同附骨之疽一般,不断地造成如同斩击般的伤害。
随着时间的推移,空间中遍布的痕迹会越来越多,直到对手再也没有闪躲的余地。
算是攻击力极强,且相当难缠的一种诡异了。
不过,这些自然难不倒兰多,他抽出渡劫剑,凭借破灭之威,直接将空间中的痕迹驱散。
这一下似乎正中下怀,随着痕迹消失,剑型诡异也像是受创般暗澹了一些。
并且,感知到渡劫剑的熟悉气息,剑型诡异竟然缓缓停滞在原地。
进攻,逃跑,呆滞……各种混乱的念头将他充斥。
剑型诡异迟疑,兰多却没有,直接探手而出,将前者握住。
还不等剑型诡异挣扎,万象道路的力量就直接将其镇压。
丝丝缕缕的诡异规则被分解、剥离。
独孤太上长老那被诡异力量扭曲的灵魂缓缓恢复。
但,兰多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到底还是……
“我这是?”
意识自混沌中逐渐复苏,独孤太上长老一点点回忆起自身的过往……
出生豪门……心幕仙道……少年苦修……意气风发……友人结伴……肆意闯荡……心生爱慕……情感崩塌……心若死灰……回山苦修……一朝得道……门中避劫……忽闻友讯……心结难平……破劫而出……
独孤太上长老逐渐变得释然,看向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少年不由有些惊讶,有些感慨,有些欣慰。
“没想到你能来到这里,更没想到你竟然能将已经诡异化的我恢复本真,多谢了,小子。”
兰多略微行了个礼,说到:“独孤太上长老是为调查我先祖之事,才身陷令圄,前来营救也是我分内之事,当不得一个谢字。”
独孤太上长老看了看自己半透明,并且正在快速消散的灵魂,说到:“你能将我从诡异状态中解脱,有了转世而去,重归仙道的可能,自然当得!”
“好了,我时间不多,先听我说完……”
“前面的那些,你应该也都知道了,当年我得到蛛丝马迹后,一路顺着继续追寻,等察觉到不对时,已经为时晚矣。”
“自那时候起,我开始遭受到各种诡异的追杀,开始还好,后来的诡异则越来越强,最后遇到的,甚至不下于大乘境。”
“之后我就被诡道的力量污染,化身成为毫无理智的诡异,跟随那些追杀我的诡异,前来了天诡州。”
“诡化的那段时间里,我的意识虽然逐渐沉寂,但依旧还记得一些内容,追杀我的诡异,来自于一个名为‘魔主’的诡异之主,他抓捕那些武道强者和武道天才的目的,似乎是为了制作某种东西。”
“或许是认为我绝对不可能恢复,那些诡异将我丢在这里后,就离开了。”
说到这里,独孤太上长老叹了口气道:“你先祖的仇恐怕是报不了了,我看,你还是快点离开天诡州,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你,可还有什么想问的?”
兰多露出沉吟之色,随后问道:“独孤太上长老,您可知道这云雾世界一共多少层,那诡异之主又居住在何处?”
独孤太上长老张了张嘴,随即苦笑着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既然你想知道,我便将我所知的,都告诉你吧。”
“云雾世界一共有十一层,从下往上数,一到五层,都是混乱诡异,因为这些云雾世界中的诡道力量稀薄,不被诡异之主重视。”
“六到十层,则是被那些诡异之主们的爪牙瓜分,其中存在的诡异更具备组织性。”
“第十一层则是诡异之主们的专属,具体情况未知。”
“虽然你能来到这里,并展现出逆转诡异的能力,但诡异之主与寻常诡异是完全不同的,就算将他们看做身怀无上大神通的大乘境巅峰也不为过,已经属于‘仙’之下最强级别,不管你要做什么,都要三思!”
兰多含笑点头,算是应下。
此时,独孤太上长老的灵魂越发微弱。
兰多拿出渡劫剑,说到:“独孤太上长老,我先送你转劫吧!”
独孤太上长老微微颔首。
兰多直接挥剑横斩,一道深渊般的裂隙出现,破灭规则将诡道的扭曲力量驱散,但却精准的空出一条通道。
独孤太上长老深深的看了兰多一眼,没有说话,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透入通道之中。
如果在云雾世界中进行轮回的话,大概率会受到诡道力量的影响,结果就会变得未知。
而像兰多现在这样,借用破灭规则之力,直接将诡道力量暂时驱散,就可以得到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让独孤太上长老进入真实界的正常轮回转生程序之中。
天河剑宗,魂灯殿。
三位太上长老正围着独孤太上长老的魂灯,眼看着它从原本诡异的幽绿色,变成了正常的纯净蓝色。
可还没等他们高兴,魂灯就快速衰弱,直至变成为不可查的火星。
“哎,独孤师弟终究还是陨落了吗?!”
“这样就不错了,之前独孤师弟明显被诡异化,相当于魂飞魄散,看如今的样子,应该已经恢复正常,并顺利轮回转世了。”
“是呀!能够顺利转世,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其中一名太上长老将魂灯拿起,说到:“等魂灯重燃之日,再去接引独孤师弟重新踏上仙途吧!”
兰多收起渡劫剑,目光沉吟。
事情到现在其实已经结束,独孤太上长老转世而去,他其实也没必要多待了。
但……
正如他当时听到剑主所说时,心血来潮那般,此时的他,又生出了同样的感应,而且更加强烈!
在更上层的云雾世界中,有着与他血脉相连之物。
而且兰多能够深刻的感受到,如果不将之妥善解决的话,未来一定会给他造成巨大的麻烦!
所以,他有着不得不去一探究竟的理由!
想到此处,他不在犹豫,继续向着云雾世界更上层而去。
来到第六层后,果然如独孤太上长老所说,这里生存的诡异已经不再是以单独的个体进行行动,它们按照阵营,有着更大范围的地盘划分。
而且,那些飘荡的云雾似乎浓重到一定级别,某些地方,还能看到由云雾沉淀而成的‘陆地’!
这些‘陆地’,往往盘踞着更多更强的诡异。
第七层……第八层……第九层……第十层……
就算是云雾世界中诡异很多,并且越来越强,但前十层依旧阻挡不了兰多的脚步。
但当他想要进入第十一层时犯了难。
与前十层云雾世界全都相互连通,可以从任何区域上升下落不同,想要进入第十一层,需要通过一个特定的通道。
通道一般都是关闭的,开启时似乎会有异象显现。
而且这个通道附近,有着各个诡异之主的爪牙守护,明明应该相互敌视的它们,在此却相安无事,通力合作的完成这个守卫任务。
它们每一个都拥有大乘境级别的实力,兼之诡异的规则力量在身,实际战斗起来,要比寻常大乘境更加难缠。
兰多虽然能够将自身的存在感降低到几近于无,与周围的环境完全融合,但想要在如此多守卫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通过通道,还是力有未逮。
渡劫剑和君子剑在手,杀进去还要更加简单些,但那样做难免会打草惊蛇,万一引来几尊诡异之主同时出手对付他就不好了。
就在兰多一边观察通道,一边思考自己在其他地方偷偷‘开’个后门会不会被发现时,通道突然亮起。
然后就见到一个好似由无数电光纠缠而成的诡异从通道中游出。
其他诡异见状也没有阻拦,任由电光诡异离去。
兰多心中一动,立刻尾随了上去。
这个电光诡异的目标很明确,径直向着下层而去。
当感受到四下无诡时,兰多直接出手了。
为防万一,他甚至打破了体内的平衡,使用君子剑制造了一个绝对封闭的临时空间,封锁了电光诡异的一切能力。
然后,万象之力覆盖而下。
片刻后,兰多勐然睁开双眼,眼眸中闪烁着震惊之色。
此时在他面前,电光诡异已经被他分解消化了九成九,只余下一团脑袋大小的电球,电球中存在着一枚黑色,泛着魔气的印记。
这枚黑色印记代表的,正是魔主。
从电光诡异的记忆中,兰多得到不少极为重要的情报。
与外界所知的,存在多位诡异之主不同,事实上诡异之主,从来都只有一个!
只不过这位诡异之主通过诡异手段,制作了不同的诡身,比如清晨时的妖诡,傍晚时的仙诡,午夜时的魔诡。
此种种,皆是诡异之主的不同面相。
这才造就了在外界看来,拥有数位诡异之主的现象。
数百年前的武道强者和武道天才猎杀事件,正是诡异之主在打造自己的第四具诡身,也就是代表正午的武诡。
同时,兰多也明白了心血来潮的缘由。
武诡融合了九十九州无数武道强者和武道天才,一旦诞生,就会顺着血脉联系,吞噬所有关联者的武道本质以及武运!
那些武道强者和武道天才所在的家族,不管是繁盛也好,衰落也罢,所有血脉关联者,都将失去所有武道修为,以及再次踏上武道之路的可能!
这种源头上的抽离,就算是兰多,也无法完全豁免。
到时候他就算能保留现在的武道修为,也会失去更近一步的可能,更别说达到武之极致,创造出武道无上大神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