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望书阁 -> 科幻灵异 -> 盗墓之幽冥求长生

第二章 佛爷 九门 齐铁嘴 尸变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哒、哒、哒、哒……”
翻过长沙站外侧的围墙,距离站台还有近百米的距离,祁墨进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听到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因为他此时位于站台的外侧,正好被中间那辆火车挡住了视线,所以看不见站台上的情况。
所以他顺着围墙,轻手轻脚地来到另一辆火车车厢后,侧耳倾听起来。
“啪嗒!”
一声立正的跺地声后,另一道脚步声响了起来。
随着脚步消失,一道严肃的男音响起:“怎么样?”
一道洪亮的声音答道:“这辆军列没有标识,没有番号,是凭空出现的。”
那严肃男音又问:“人呢?”
停顿片刻,又一阵脚步声响起。
另一道声音响起:“佛爷,他就是昨天晚上值班的人。”
“两位长官,额么子都不晓得勒。”
祁墨听得清楚,这应该是昨夜那个值班员。
之前那洪亮的声音问道:“昨晚列车进站,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请如实回答。”
值班员答:“额们站长港咯,现在由于战备的原因,经常有列车突然抵达,个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哒……”
不等他说完,那严肃男音的主人,也就是被称之为佛爷的人便打断道:“车里面挂着死人,也不是第一次吧?”
“……”
值班员似乎语塞了。
那道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一般军列进站桌子前,会通知当地的警卫,但这辆车并没有通行记录,是凭空出现的。”
佛爷又问:“火车进站时间是什么时候?”
这一点,值班员倒是记得很清楚,直接答道:“我看了一下时间,差两分钟到零点。”
“经查实,这是一辆零七六列车,里面的人恐怕是……”那洪亮的男音压低了声音道,语气之中似乎有些忌惮。
“东洋人?!”
佛爷说出了三个字,语气很是凝重。
这之后,佛爷似乎查看了一下车厢,然后又问了一些问题,便吩咐让人用气割枪将车厢切开。
可这话一出口,那值班员居然出声阻止,说是这车是辆鬼车,还说这站台不是寻常的地方,只要是半夜开进来的车,里面全都是横死的人。
估计是看佛爷不信,还让人轰他离开,那人有挣扎着说了些车里的人都是要下地狱的,长沙要来恶鬼了之类的话。
那值班员不停叫喊着,却被两名士兵无情地拖走了。
接着,站台边响起了一阵零乱的脚步声和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应该是开始用气割枪切割车厢了。
祁墨听完这些对话,总觉得有些熟悉,好一番思索回忆过后,他忽然记起了很久之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剧《九门》。
这九门中为首的好像就是之前那被称之为佛爷的人。
这个佛爷在长沙,那是黑白通吃。
白的,他是长沙的布防军官,大权在握。黑的,他是九门之首,所有捞偏门的都要他点头。
按说,在那个动荡的时代,能有这样的成就,他能够过得潇洒肆意。
但这人忧国忧民,为了调查东洋人的阴谋几经生死,端的是一条好汉。
当然,《九门》这部电视剧的名字就说明了主要剧情就是围绕这“九门”展开的,国家层面的东西,其实只是一些点缀。
可祁墨当初看这电视剧的时候,没什么耐心,只是大致跳着看了一遍,对于很多剧情都不甚了解。
“九门”其实就是由九家土夫子组成的比较松散自由、能够互通往来的盗墓组织,祁墨对着九门也只是知晓个大概。
这九门有“上三门”、“平三门”、“下三门”的说法。
其中上三门,都是家道殷实的老家族,而且正式的身份大体已经漂白,有着门面上的正当买卖,而且在官面上势力庞大,下墓倒斗主要靠自己的伙计。
平三门则是恶名在外,都是些孤胆英雄,手下最多几个徒弟,整天在山里走,这些人都比较年轻,而且贪欲很重,杀人掠货什么都干,名声是靠拼杀出来的,所以也没什么顾虑。
至于下三门,其实是古时的说法,因为经商,所以被安了个“下”。但其实这三家比起平三门那朝不保夕,将脑袋别在裤腰上的日子可是好了不知道多少。
理清了这佛爷的来历,祁墨不由有些头疼了起来。
因为这九门的时间背景时局很是混乱,而且很快就会被东洋人入侵,开启长达十多年的抗争。
在这样的时间背景之下,祁墨自认自保无虞,可要凭借一人之力改变国家大势,却是力有未逮。
可要让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这个国家和人民受苦受难,他又很是心塞。
想了好一会儿,他也没想出什么办法能够阻止这一切。
最终他一咬牙,暗道大不了惹急了直接偷摸到东洋去,凭借一己之力将东洋国的高层清洗一遍。
他就不信,一个国家没了高层的指挥,还能同时和这么多国家开战?
真要到了那时候,这个秉性低劣的民族怕不是就要丢弃外面的一切,回到自己那巴掌大的国家争权夺利了吧。
想明白这一点,祁墨再次将注意力放到了前方的列车上。
他要看看这传说中的佛爷能从这诡异的列车上发现些什么,也要看看那列车上那么多大红棺材会不会生变。
毕竟,鬼吹灯世界中,无论是精绝古城、龙岭迷窟,还是滇南虫谷和昆仑神宫,里面遇到的东西似乎都发生了某种变异。变得更加强大,也更加诡异。
而这列火车上的每一口大红棺材中,可都是藏有幽冥之气。
此时的太阳已经升起。
祁墨很想看看,这些吸附了幽冥之气的尸体,能不能又或者是会不会,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尸变行凶。
“哐当!”
随着焊死的铁门落地,副官张日山出声道:“佛爷,打开了!”
“封锁整个长沙,今天不进任何火车。”
张启山发出了命令,而后登上了列车。
因为是军列,火车两侧的车窗都被钢板焊死了,车厢中能够透光的,只有刚刚切开的车门,所以车厢中很是昏暗。
张启山从一名士兵手中接过手电筒,缓步向前。
一口口大红棺材,分列车厢两侧,在手电光芒的照射下,显得有些阴森可怖。
如此景象,常人见了怕是要踟蹰不前,但张启山却毫不在乎,一边观察着棺材,一边迈步向前,甚至就连每一步的间隔时间和距离都分毫不差。
“啪嗒!”
忽然,张启山在一口棺材尾部停下了脚步。
手电筒的光柱照在嵌在棺材上的一块铭牌之上。
这铭牌巴掌大小,上面写着“五十四”。
张启山转身,将手电照向另一口棺材。
这口棺材也有同样的铭牌,上面写着“四十五”。
张启山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不再关注同样的棺材,快步向着后方的车厢走去。
第二节车厢,两侧依然放着大红棺材,但车厢的中间部位,有一张固定在车厢底部的长条椅,椅子上趴着两具尸体。
这两具尸体面部朝下,脸上一片干枯,皮肤好似旱裂的大地,周围还有一团白色的、类似蜘蛛网的东西。
这两具尸体背部的衣服都破开了一块。
他走上前去查看了一下,衣服的破口不像是被撕扯开的,也不像是用刀划破的。
掏出匕首将破开的衣服挑开,尸体后心处原本与周围无异的皮肤忽然浮现一团纹身。
张启山眉头微皱,快速挑开另一人背上破开的衣服,又是一团纹身浮现。
他继续向前,终于来到了鬼子们休息的车厢。
躺在床上的鬼子们,和之前见到的那两具尸体一样,同样是面部朝下,脸上干枯一片,每人背后的衣服都裂开了。
挑开其中两人的衣服,果然,同样浮现出一团纹身。
正在这时,副官张日山带着一名身穿红色长衫、颈挂一条玄色围巾、戴着一副黑黄相间的圆框眼镜、一脸书生气的男子登上了列车。
“佛爷,八爷来了。”
张日山口中的八爷,正是九门下三门中的老八齐铁嘴。
这人擅长问算卜卦、易经风水,和张启山相交莫逆。
这次出门之前,他卜过一卦,吉凶难测。
刚才刚到站台,看到火车是辆军列,又听说里面死了好些人,已经打算脚底抹油,可是被张日山叫住了。
现在被赶鸭子上架,上了这辆不知凶吉的军列,他就指望着张启山和张日山两人保护了,所以一见到张启山便满脸堆笑,想要将自己刚才准备开熘的事情湖弄过去。
张启山知道他的胆小怕死,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投向一具尸体的赤脚之上:“大脚趾弯曲,一定是长时间穿着木屐。”
齐铁嘴面色一肃,沉声道:“难道是……东洋特务?”
“未必就是特务。”
张启山摇头,往前走的同时,用匕首撩了一下挂在车厢厢壁上的几件长衫。
“啪嗒!”
一圈纸从一件长衫中掉落下来。
齐铁嘴捡起来摊开到张启山面前。
张启山一看纸上的图桉,便脱口而出:“他们在做秘密实验!”
齐铁嘴先是一愣,随即转头看向一具具诡异的尸体,惊疑道:“难道,这些人都是被做实验而死?”
“这样的事情如果真的发生的话,那遭殃的可就是长沙城的老百姓啊……”
“还有,这辆列车里的棺材都是刚刚从地下挖出来的,难道他们是想利用地下洞穴做实验?”
面对齐铁嘴的一连串问题,张启山的眉头都快皱到一起了,但一时间他也理不清什么头绪来,只能将目光转向最后一节车厢:“还剩最后一节车厢,先进去看看再说。”
“诶,佛爷……”
眼看张启山就要进入下一节车厢,齐铁嘴正想说些什么,可眼角的余光却瞥到了一具尸体的手忽然动弹了一下。
这个发现,让他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只手。
已经到了两节车厢连接处的张启山不见齐铁嘴跟上,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老八,你……”
张启山话未说完,齐铁嘴便看到那手再次动弹了一下,而且这一次,动弹的不仅是手,连带着那尸体的半截手臂也向他所在的方位举了起来。
“啊!”
一声尖叫,齐铁嘴一熘烟躲到了张启山身后。
知道齐铁嘴胆小,还以为他是看到了这么多尸体,太过紧张所以大惊小怪,张启山一声厉喝:“老八!”
躲在张启山身后的齐铁嘴终于有了安全感,这才发觉自己似乎表现得太过胆小,有些丢脸了,于是慢慢从张启山肩膀处探出头来,伸出一根手指越过张启山的肩膀,向之前那动弹了两次的尸体指了过去:“佛爷,那尸体刚才动了,是不是还没死透啊?”
“锵!”
张启山闻言,瞬间匕首出鞘,然后才转头向那尸体看了过去。
就两人说了句话的工夫,那尸体居然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此时正直直站起身来,或许是因为其身体太过僵硬,居然直接撞到了上方的床铺,发出“彭”的一声巨响。
“退后!”
见到这一幕,张启山第一时间横臂将齐铁嘴护在了身后。
齐铁嘴闻言,下意识向后退去,可刚退了一步,他就停了下来,语气中满是惊慌:“佛爷,前面的车厢中放的那些大红棺材,应该都是陪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最后一节车厢放的肯定是主棺,比起这前面那些,这最后一节车厢里的东西肯定更厉害,我们不能进去啊!”
张启山初一听这话,也觉得很是有理,可转念一想,便反应过来,转头对着他大吼道:“这是东洋人尸变,关棺材什么事?”
齐铁嘴被这一吼,也是反应了过来,转头便进了最后一节车厢。
可等他看清最后一节车厢中的情况时,他傻眼了,同时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跟着退进来的张启山打算继续退后两步,然后关上这节车厢的门阻挡一下,却正好撞上了呆立的齐铁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