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第五百九十七章 好玩不过(填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景欢的独立世界山明水秀,异常符合其出尘的气质。
其世界核心是一处幽谷深处。
内力有一栋名为闲庭雅苑的格调小楼,楼前有一凉亭。
李敬与景欢进来便是出现在此。
李敬还是头一回进入到如此别致的独立世界,进来后不由地四处观摩了起来。
同样是山明水秀,同样是世界核心。
人家这山地格局就是比他的小乾坤界更大气,也更浑然天成。
相比起来。
他的藏龙山大概也就是因为山下有四株生命树无时不刻不在释放大量生机可以胜上一筹。
然这是硬件问题。
景欢的独立世界独到之处是“软装”。
正四处观望,景欢笑语嫣然着出声。
“天王弟弟,不要傻站着,请坐。”
“……”
李敬。
这猝不及防的一嘴,叫他各种迎风凌乱。
好家伙!
原本整天被人喊李天王便已够蛋疼,这又来一个天王弟弟。
偏偏吧!
景欢喊这么一嘴没毛病。
且人家也是与他亲近的意思,他能说啥?
暗暗问候了一下将李天王之名传遍东华仙宫的向东,李敬表面声色不动,迎合着道。
“嫂嫂客气了。”
说话间,他依言在凉亭里坐下。
景欢跟着就座之余,素手轻扬取出一玉瓶倒上了两杯沁人心脾的清茶,递了一杯过来。
“此茶饮乃是我们中州景家一绝,名为清心茶。很俗气的名字,但对洗涤身心颇有成效,天王弟弟你且尝试一下。”
人亲手倒茶,李敬当然可能说拒绝。
景欢的自述,倒也充份说明了她的出身。
她不是东方仙域人。
而是是中州土着。
只是这中州景家是什么来路,李敬心里没数。
不过既然这位能成为向东的道侣,想来这景家不会简单。
仙域可不像是蓝星崇尚自由恋爱的地方。
在这。
相比感情,更讲究门当户对。
能配得上东华大帝的女子,身后背景妥妥是庞然大物级别。
说不准除明面上的向东以外,确保东华仙宫能屹立在中神州不倒的几位幕后大老中就有景家人的一个席位。
没多想,李敬取过茶杯闻了一下。
这茶。
确实不简单。
仅是茶香入鼻,便犹如清气灌顶整个人瞬间心境通明。
低头轻抿一口,李敬周身一震。
这茶水略显苦涩。
但入腹之后,又一股甘甜缭绕在舌尖。
也就在这甘甜缭绕间,一切阴霾忧虑仿佛在此刻消散一空,连思绪也清晰不少。
“好茶。”
李敬由衷赞叹。
“天王弟弟若是喜欢,我送你一些。”
景欢嘴角含笑出声,二话不说取出一个玉瓶放在桌上。
“那还真是谢谢嫂嫂了。”
李敬笑着开口,没跟景欢客气取过了玉瓶发现内有乾坤的,里面赫然有好几吨经过特殊手段保存的茶水。
好家伙!
这手笔。
李敬当即便想到了李灵音。
整个仙域也只有像她那样以物入道的神道修行,才会有事没事带着这么多相应的事物并在此下场大功夫。
有此察觉,李敬轻易洞悉到景欢背后的景家是神道修行。
走的是以茶入道的路子。
明了了景家背景,李敬随手摸出一包生命树叶递过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小李我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这是生命树叶,与我等人修用处有限,但却可以用来泡茶。嫂嫂似乎深谙茶道,收着或许能有一点作用。”
景欢闻言眼睛一亮。
如李敬猜测。
她修行的就是神道。
以茶入道。
整个中州景家走的都是这路子。
李敬有生命树。
树叶可以泡茶。
景欢一早就听向东说了。
她也是心心念念着叫向东找机会要上一些。
可这男人吧!
不争气!
整天忙里忙外的,这般大事就不见他办妥。
今日李敬“主动”送上门,景欢多少也有一点小心思在里面。
可她不曾想到。
自己都没想好该怎么开口,人就送出来了。
轻咬着红唇瞅瞅道人模样的李敬,景欢越瞅他越是顺眼,接过生命树叶道。
“天王弟弟此番赠礼当真贵重,有这生命树叶,我在茶道上的修行定然能够更上一层楼。”
听得此番话音,李敬心道果然之余也是惊叹。
难怪景欢的茶水如此别样。
几吨清心茶,倒也是够用上一阵的了。
日后没有了,可以厚着脸皮来再要一些。
相比李灵音的酒。
这茶更适合用来待客。
毕竟李灵音的酿造多是能把她自己给灌醉的东西,上头得很,寻常人完全没有能力驾驭。
心下盘算着,李敬多取了一袋生命树叶过去。
“这东西我多的是,事关嫂嫂修行,我多送你一些。”
景欢见状当时就乐开了花,俏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明媚。
要不是李敬定力足够。
光这一笑,他就得寻思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那啥是不是确有其事了。
默默将视线从揣着两袋“茶叶”如获至宝的景欢脸上挪开,李敬喝了口清心茶定了定心,而后抬眼。
“嫂嫂你特意将我带入独立世界交流,可是向老哥走时留下过什么交代?”
听得这话,景欢望过来。
“东子总说天王弟弟心计过人且料事如神,如今一见果真是如他所说,名不虚传。”
说着,她正视过来,露出些许凝重的神色。
“东子是两天前走的,原本外出并没有什么,毕竟以他的修为放眼整个仙域没几个人能奈何得了他。只不过这一遭他临行给了我不少嘱咐,包括他走后若是没有回来东华仙宫应当如何,俨然像是交代后事。”
李敬闻声稍许皱眉,没有发声静待下文。
景欢亦是继续讲述。
“关于天王弟弟你,东子事先料到了你在外行走多半会遇上一些事,届时会过来找他。他嘱咐了我若是遇见你,便让你回去东方仙域等他的消息。另外,他有让我转达一句话给你。”
说着,她低语道。
“有些事,还不是真正需要进行应对的时候。这局,需得让他走上一走。待到时机成熟,向某自然会带老弟入局。老弟你切记不要跟着瞎掺和,论搅局你称第二仙域没人敢称第一。”
听得景欢一脸两番言语,李敬沉默。
向东搁这跟他打哑谜不算,言外之意还是他要介入会弄巧成拙搞出乱子来。
不过有件事,李敬算是明白了。
这局,向东一早就知道。
作为东华大帝的他绝非是局中人。
但却要在局中捞上一杯羹。
有一个向东。
另外三个肯定少不了。
四方大帝“相爱相杀”,这个大家都知道。
但只有少数人才明了。
一旦有了足够的利益,这四个随便能穿上一条裤子。
当然。
如今严格意义上已不是四个,师子萱已然退出。
她或许对此知情,但她现下正在冲关的当口上。
此外已不再是北冥大帝的她势单力孤,估摸着不会贸然介入。
咋办?
回去找师子萱?
这或许是一个了解内情的法子,可人要是正在入定他也不好打搅。
再者向东要他回去。
他就这么回去?
这肯定不能成呀!
虽然暂时仍还不知所谓的局是什么,但里面有能让大帝心动的好处,这铁定得掺和一把。
不成!
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要等向东消息,指不定人肉都吃完了!
思及此处,李敬起身。
“向老哥的意思我明白了,嫂嫂请留步,我先告辞。”
说着,他转身便要离开这处独立世界。
然而没等他有动作,景欢忽然出声。
“天王弟弟你等等!”

李敬身子一顿,疑惑扭头。
迎上他视线,景欢露出些许扭捏的神色。
“有个事,我想跟天王弟弟你打听一下。”
打听?
跟我?
李敬呆了呆。
没等他如何思考,景欢轻咬着红唇出声。
“前阵子,有人在西方仙域目睹了东子与一堪称绝色的狐妖为伍,亲密无间。据他亲口告诉我的,当时应该是天王弟弟你掩藏了身份前来东华仙宫与东子邀约,一同去往的西方仙域,可他事后却没提到狐妖。那狐妖……天王弟弟你应该也见着了?”
李敬闻言眨眨眼。
景欢这口风,一听就知道是个独占欲很强的醋坛子。
而向东告诉她的也挺多。
这……
向东没告诉她狐妖就是自己变化?
她也没当面问上一嘴?
下意识地,李敬就想帮着解释一下。
但紧接着他又改变了主意。
“那狐妖女帝我确实见着了。”
李敬开口,道。
“美,当真是美极了!可惜那般美人,不是我这般没钱没势的人可以高攀的,其对向老哥也更中意热情一些。”
听到这,景欢“噢?”了一声,拉过李敬摁着他坐下。
“天王弟弟请细说。”
此时景欢脸上。
笑颜依在,眼底却暗藏凶光。
李敬见着了不禁暗暗咋舌。
片刻前这位还是一位好玩的嫂……
咳!
这一下眨眼就变成了母老虎!
果然还是他家里那几位温顺一些……
都编到这了,李敬当然不能不继续编下去。
此刻。
他已骑虎难下。
本质上他也乐意见到向东被家暴一番……
这货在东华仙宫有过不少有关他的嘱咐,同时也没少在背后编排他。
如今报复的机会来了,怎能错过?
当下李敬分分钟在腹中打出一通草稿,绘声绘色着为景欢讲述了一番。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他与向东组队去西方仙域搞事,不料半道杀出个后者的老相识狐妖女帝久里。
女帝久里与向东一拍即合。
李敬表示自己是识趣的人,当即退居幕在暗中伺机而动,顺便围观两人你农我农。
这故事。
越是讲。
景欢眼底杀气就更盛。
以至于为了不暴露自身杀意,她像是喝白开水似的不停地往自己嘴里灌清心茶,不断地稳住自己心境。
但这杀心一起,简直一发不可收拾。
堪称有着神效的清心茶入口,最多压制三五秒。
到这。
李敬也算看出来了。
这位,绝非自己想象中的大家闺秀。
而是个典型的暴脾气。
瞅着景欢话也不说,在那一个劲吨吨吨灌清心茶,李敬不厚道地暗笑了下顺便给向东祈福一番,起身道。
“嫂嫂,男儿志在四方。像向老哥这般修为高强又身份高崇的人物,在外有几个红颜知己很正常,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我这还有其他的事,先走一步。”
说罢,李敬脚下一动,断然选择离去。
景欢见某人熘得飞快,柳眉一皱,隐约意识到了些许不对。
可这会已经有点上头的她火气连清心茶都压不下去,哪寻思得出哪里不对?
瞧人天王弟弟多实在呀?
见面送她两大袋旁人想都不敢想的生命树叶,助她修行。
就这。
肯定不能骗她不是?
回过头来。
道理,景欢也是懂的。
像向东这般人物,有多几个红颜知己真不算啥。
可她就见不得这个。
“好你个东子!你怕是不知道花儿为何那样红了!”
咬牙自语了一句,景欢“卡”的一下捏爆茶杯,挥手取出盛茶的玉瓶仰头吨吨吨。
外面还有好多人等着。
她这气坏了的模样可不能叫人看到。
要不然,她温柔贤惠的仙宫帝后形象可就崩了。
……
外面。
几位帝尊确实还在等着。
景欢跟李敬孤男寡女一同进入了独立世界。
要他们就这么散了,他们实在做不到。
这时间每过一分每过去一秒,他们就愈发不澹定。
景欢的暴脾气。
整个东华仙宫除了向东没人知道。
在所有人眼里。
这位帝后温柔贤惠、大方可人,一言一行皆是按照大家闺秀的标准来。
方才那来人如此强势凶恶。
不说万一发生点什么。
要是两人一言不合打起来,景欢孤身一人不是得吃亏?
就在几位帝尊心急如焚之际,李敬孤身在众人面前现身。
冷不丁见到某人,在场的几位帝尊都是愣了一愣。
嗯?
这位出来了!?
他怎么是一个人?
好快!
不对。
景欢帝后呢?
没等众人如何琢磨,李敬露齿一笑,挥手撕裂空间跨步离去。
空间规则!?
且是登峰造极的那种!
在场几位帝尊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
浩然城。
此时俨然已恢复平静。
到底是仙域中神州,个个神经比较粗壮。
连神仙打架都没正经见着的他们,完全没把不久前发生的当回事。
也就是孙曲事后表示古魔的难题已得到高人解决,一度成了大街小巷热议的话题。
唯一对此耿耿于怀的,便是云家人。
他们毕竟是集体被被送进小乾坤界关了一波“禁闭”的。
进去之后,他们来探查外界都办不到。
被死死控制在自家宅院里。
还没来得及弄明白怎么回事,少数知情者又莫名有一种血脉中的魔契烙印已然易主的感觉,且这新主似乎与自家戚戚相关。
这一下子。
他们自然就想到了得到“特殊照顾”没被关进来的香云仙。
关键这一切,发生得太快。
他们才被关进来不久血脉中的魔契烙印便有了异常的变化,就算不是与香云仙有关,她定然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会,满城都是云家人在找香云仙。
李敬回来浩然城见街头有不少药师打扮的云家人,大摇大摆着往被毁掉的城主府去。
东方仙域。
他暂时是不可能回的。
至少。
得把这局是什么弄清楚。
这会要去找纳兰缺不怎么科学。
人说不准还没从洞天福地里出来,过两天再去纳兰家也不迟。
在这之前。
倒是可以从儒道中人身上看看能不能找到些许与孔知有关的联系。
至于古魔。
他的目标显然并非儒家。
两者联系肯定是有,但与局无关。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